您的位置: 红河信息网 > 时尚

雀巢沙沉樓蘭小說

发布时间:2019-10-12 15:21:21

  迎着夕阳西下,戴着面纱,风吹长发,驼铃阵阵,那是中原的商队在黄沙中前行

  已经跟了这个商队七天,再过两天他们就要到达楼兰之城,也就是说我最迟明晚动手,否则就是一场空

  商队此行前往楼兰,带了大量丝绸和珠宝,说是安抚楼兰国,地处黄沙腹地,物质匮乏,特赏珍宝以示皇恩宽广,在这其中有串极其珍贵“北海纱珠”的珍珠项链,得到它则是我此行的目的

  听说这串珍珠共有十八颗,颗颗均匀宛如鹅卵,不但价值连城,珍珠磨成粉,具有去淤生肌焕颜的奇效我抚摸面纱下的疤痕,心中涌动欢喜

  蛰伏在沙丘中,看着商队安营扎寨,队伍中有一紫衣男子,手执长弩,是商队请来的护者,他随行带了四人,号称风,雨,雷,电呵呵,是不是四人一起上就会打得人屁滚尿流

  夜幕降临,黄沙之上寒气逼人,黑暗中偶尔传来几声异响,也许是沙虫,也许是沙狐,也许是蛇我有节奏地拍打沙面,驱逐着蛇群,商队的骆驼慢慢站起,还没到营帐边,聚拢的蛇群忽的四散开去

  我心中一惊,匍匐在沙面慢慢靠近,一阵刺鼻的味道,原来早已下了药在周围我退回来,只有等待人群进入梦乡身下的黄沙变得和空气一样冰冷,这种日夜狂躁的天气,对我来说毫无意义,我天生寒体,冷热不惧

  看着北斗星门与天际划成一线,我吹响胸前的短玉笛,它发出一阵极轻又奇怪的声音,没一会听到了商队的骚动狼群包围商队,骆驼开始不安,商队人群强力镇压,紫衣男急步向前一跃,落在帐上观望

  我不禁宛尔,莫非你也同我一样生了一双蓝瞳呵呵,一双黑夜无阻却又被族人当成妖怪的眼睛看样子不是,他晃荡着寻找头狼狼群忌惮火把,深深隐在黑暗中,一阵风吹过,紫衣男朝我隐身的方向举起弓弩,他发现了我

  箭风掠过夜空,未等我明白,面前头狼应声而倒……是我小觑了

  楼兰国已在前方,三天未进食的我终于倒在了商队进城的路上,隐约中有人将我扶起,喂了少许水,醒来时躺在古城外客栈的楼上,紫衣男临窗背身而立,沙漠独有的风沙吹动他的长发

  “多谢公子搭救”

  听见我的声音紫衣男转过身来,双眼明亮,似黑夜中的指明星,他身上的华锦,是一种叫碧雪蚕丝织成,夏可防酷热,冬可御严寒这种上品怎会穿在一个押镖人的身上也许是看见我眼中的光芒,他笑了笑,“姑娘只看衣裳不看人”

  我慌乱收了神,“公子见笑了”

  “姑娘可能饿了,我去叫人备些饭食”

  “多谢”

  紫衣男出门后,我从窗口向外探望,楼下驼群正在补给粮草

  小二敲门,身后跟着紫衣男,“姑娘随意,这荒沙小店没什么好东西,委屈姑娘先将就将就”小二听了紫衣男的话,面色不悦地出去了

  “看来公子第一次来这风沙地头”

  “何以见得”

  “呵呵,因为来过的人都知道,在这黄沙漫天的楼兰国,吃食都极为难得,能有这样的食物,已是不错,你还小瞧店家,小心店家报复”后面几字我故意说得重些

  紫衣男刚才还不以为然,此时脸色有点慌,应是看见小二的不悦,“那该如何”

  “不急,我是楼兰人,原本外出寻找丢失的骆驼,谁知起了风沙迷了路,还好幸得公子搭救,我可以帮你去跟店家解释”

  “那多谢姑娘了,”他双手一拱,“姑娘如何称呼”

  “兰郁对了公子,请问你们一共多少人住了哪几间房”

  “问这做什么”语中又带戒备,看他一脸紧张,我咯咯笑出了声,“来这荒沙城,一个人是来不了的,公子你得罪了店家,肯定是会连累随行,不说清楚哪些是一起的,我如何去让店家避开误会”

  紫衣男松了口气道:“原来如此,在下多虑了烦劳兰姑娘向店家解释,天一号到天八号房住的都是我们一起的,我也是无意冒犯,希望打消不必要的误会”中原人就是礼节废话多

  我在心里打九九:八间房,除去我这间,还有七间房恍惚间听见有人叫我:“兰姑娘,兰姑娘在下洛阳俊有礼了”我讪笑道:“呵呵,不用不用,你也救了我,礼尚往来嘛”

  只等夜色重现,一个如猫身影在房间穿梭,嘿嘿,如我所愿,小二用了失魂香,失魂香没什么大碍,就是闻了的人先是昏睡,醒来后就会吐个昏天暗地,伤不了身却伤神

  还剩天六房没搜,看来“北海纱珠”就在这了,风吹面纱,我心中暗暗激动,进房时带倒了桌上的灯盏,灯油烫得我差点甩了出去正龇牙咧嘴心疼手,黑暗中响起像冰一样的声音,炸得我头发差点竖起来

  “找到想要的东西了吗”

  “没,没,没有”心中一念:逃还没到门口,剑风扫来,我慌忙躲避,对方怒喝:“无耻鼠辈,居然用迷香”

  躲避没几下,那人已无多少力气,天也助我,看着他倒下,我慌乱翻起箱中物品,在哪儿在哪儿在这我赶紧收入囊中,临出门看见他还在硬撑:“贼人,女贼人来人啊捉拿贼人”

  我被认出来了,跑

  我又一天没进城了,饿得两眼发花,沙漠中只要能入口的东西,都长了腿跑了,城外客栈也被封,唉,只好弄乱自己的形态,乔装混进去城里贴满我的画像,一双蓝眼画得浓之又浓,活生生一个怪物,谁画的,真丑

  有人在我画像前议论:“听说这吴支女偷了中原皇帝送给楼兰王的沉沙塔,是用来镇西北流沙丘的”

  “是啊,听说还偷了不少珍宝”

  “吴支女的那双蓝眼果真不祥,听说中原皇帝要派兵马过来捉她”

  “是啊,楼兰城又不得安生了”

  我只偷了串珍珠至于嘛,还派兵马来,一个小贼啊沉沙塔是什么玩意还有许多珍宝算什么事心沉了下去,我被坑了,一定是洛阳俊监守自盗,算我头上,枉费长了那张好看的脸

  楼兰王宫内,楼兰王正与洛阳俊的双生哥哥洛阳峰对峙,一身紫衣的洛阳峰一脸寒霜

  楼兰王一拱手道:“不知当今皇上是何意,我楼兰国如今比不得当初,只能作为商驿栈道这西去黄沙百里,还有流沙丘,东与中原相连,靠的也是当今圣上撑腰,小小楼兰城才不至落败只是这黄沙一年一年向城中靠近,圣上不想法子助我治理黄沙,却派兵马前来捉贼”

  洛阳峰冷声回答:“圣上何意,我不做猜测,沉沙塔却在楼兰城外的驿站丢失,是我不好交待的事实”

  “既然是送我楼兰的,又在我地界丢的,就当我收了好了”

  洛阳峰一脸冷酷:“偷了就是偷了,捉住那贼女你我好向皇上交待”

  楼兰王面有愠色,“听闻皇上派了两万兵马,我这小小楼兰才多少人用得着如此隆重”洛阳峰甩手而出,只留话语:“三日后,兵马即到,楼兰王最好这三日内将那贼女捉住,否则皇上只能再次派人接管楼兰城”

  楼兰王怒目圆瞪,待洛阳峰走远,呼人侍卫上前:“速速派人将那吴支女带回,不要让她落入中原使者手里”语气中有些无奈“是”侍卫应声而下

  纱缦后走出一艳丽女子,楼兰王的王妃,她见爱人双眉深锁,“王,那沉沙塔真的可以镇住西北流沙吗”

  楼兰王叹一口气:“王妃不知中原皇帝的狡猾,那沉沙塔无人见识,谁能知道真假”

  “那为何要凭空说出这么一个东西”

  “唉,就怕是借事发挥,前来霸占楼兰,中原皇帝早想借道波斯,但畏惧这黄沙,如没有我楼兰人牵引,一步也走不通”

  楼兰王拥住王妃,“楼兰城在黄沙中渐失许多绿洲,现在城内人已不多,大数人倚靠这商途驿站为生,若让中原皇帝西去挑起战事,这丝绸之路必毁,我楼兰国也必亡”

  王妃惊得一身冷颤,“那现在如何做才好”

  “只能先抓住吴支女了,看那沉沙塔是不是在她手”

  “吴支女那蓝眼少女”

  “是的”

  王妃没有说话,上前与楼兰王相拥,心念:这沉沙塔真的可以镇住流沙

  我偷偷钻进一个房子,房子里有点昏暗,害怕惊动外面搜寻的人,小声呼唤:“蓝莎蓝莎”

  “你在找她吗”阴影中一人在回答我想跑已来不及,门外也有人,洛阳俊堵住了去路

  “当今御前带刀侍卫是我胞兄,看你一个纤纤女子,长相怜人,没想到是个贼人”

  “你,懂得识别沙漠头狼”

  “那样的畜生,以为是个领头,就与狈为奸,殊不知却害了自己,与狈相傍,留有异味,最好分辨”

  我慢慢靠近窗户,手伸向袋中,洛阳峰并不上前,只是有些戏谑地看着我

  来不及想哪里不对,撒出迷眼粉的同时,我翻出了窗户,被兜在里的时候才明白,原来他早算好了

  关进地牢的时候,发现蓝莎也在这里,一个十来岁的小姑娘,已经饿得奄奄一息我不停拍打牢门:“洛阳峰,你个鸟人,快送吃的来你饿死我了就找不到沉沙塔了”

  呼啦啦过来一群人,为首的还是洛阳峰,他意味深长地笑了笑:“你说沉沙塔在哪儿”

  “在,在一个只有我找得到的地方”

  他依然笑着离去,吩咐旁人:“给点水喝,别饿死了,留她还有用”

  夜半,我饿得前胸贴后背时,有人摸摸索索送吃的来了,洛阳俊

  这下总算好了,我接过大饼和水,喂了蓝莎几口看着她努力吞咽,我拉住洛阳俊的衣衫:“我没有偷沉沙塔,放我们出去”

  “兰郁姑娘,我没办法放你出去,这里的看守都是我哥哥的手下”

  “那你放了蓝莎,这跟她无关”

  洛阳俊有些为难,看着蓝莎,欲言又止,我明白了,中原人说亲兄弟明算帐,看来洛阳俊只是一个仗着哥哥威风的纸老虎

  “滚”

  “兰郁姑娘,你别……”

  我背着身不想理他,半晌他还没走,蓝莎可怜兮兮地望着我们

  “兰郁姑娘,你到底偷的什么东西我哥如此兴师动众,已上报朝廷,派了两万精兵过来”

  “派了精兵”

  “是的”

  “我就偷了串珍珠”

  “北海沙珠那,你卖了”

  “卖什么卖啊被我吃了,”我没好气,“我脸上被沙毒蝎蛰了,要用珍珠敷服,我没钱买,只有偷”洛阳俊张了张嘴,说不出话来,侍卫上前在他耳边低语了一句,他急急跑了出去

  被人关住的滋味真不好受,犹如浑身爬满虫蚁,蓝莎缩在墙角,看着我像困住的野兽一样疯狂侍卫打开门,洛阳峰又走了进来,他背着手,冷冷看着我:“想好说出沉沙塔的下落了吗”

  “神经病,我从来就没见过那玩意,鬼知道长什么样你抓不到偷的人,就来诬陷我”

  “呵呵呵,小姑娘,你说我诬陷你难道我亲眼所见的不是你”

  “我……我是去偷……”

  “那就对了快快说出沉沙塔的下落为好”

  “我不知道”

  “哦,是吗那你的这个妹妹会不会知道呢”

  “你放开她”

  侍卫阻在我的面前,蓝莎的脸被洛阳峰捏得眼泪也落下来,她止不住地发抖,发出嘤嘤声

  “洛阳峰,你到底想怎么样她只是个哑巴,她什么都不知道你放了她”我狂躁地想冲破这地牢,却无用

  “好说,你只要承认沉沙塔是你偷的就行了”

  “我答应,你放了她”

  洛阳峰示意侍卫带走了蓝莎,他临走不忘叮嘱:“明天,我会带你去见楼兰王,希望你不要食言,否则,呵呵,她一样跑不远”

  我的脚因为踢牢门生疼,洛阳俊的脸闪了过来,若不是他的眼中没有洛阳峰那样的狡诈,我早就拉进来揍他了“你来干吗”

  “兰郁姑娘,我哥没有放走那个小姑娘,她在另一个地方,我已关照给水和食物”

  我就知道,这个小人我咬牙切齿地看着跟洛阳峰一样的脸,心念一转,慢慢走到洛阳俊面前,隔着牢门的栅栏,解开面纱

  北海纱珠的功效不错,让我对容颜肌肤有一定的自信眼里泛起薄雾,楚楚望着目瞪口呆的洛阳俊,“洛阳俊,你,是不是,爱上我了你说我一个姑娘家,无依无靠,多可怜,身边正缺个男人”媚眼翻飞

  洛阳俊的喉咙都抖了抖,他突然转过身,急急往外走:“兰郁姑娘,你等我”

  我气得直拍门:“死呆子”本指望勾你开门进来,好挟了去找洛阳峰换蓝莎,结果,哼

  迷糊中,被奇怪的声音惊醒,两个黑衣人打开了牢门,我有些惊喜:“你们是来救我的吗”黑衣人不语,举刀就劈,地牢很小,我躲避不及,生生挨了几刀

  黑暗中飞来两支暗箭,黑衣人双倒下,洛阳俊跳了出来,“兰郁姑娘,你没事吧”

  看着他一脸紧张,我又好气又好笑:“废话,你来挨几刀试试”

  洛阳俊搀着我穿过长长的走廊,刚过拐角听到一声怒喝:“什么人”洛阳峰站在月光下,手中剑气凛冽,身边躺着几个黑衣人洛阳俊走了出去说:“哥,是我”

  “就你一个人”

  “嗯”

  洛阳峰看着弟弟在月影下的脸忽明忽暗:“拿下她”剑指我藏身处洛阳俊慌忙抵挡,侍卫看到他,不敢阻拦,他扶着我一路躲避,居然跑到了西城冷风吹着汗湿的全身,伤口愈发疼痛,我拉住洛阳俊:“别跑了,我跑不动了”

  共 765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 一段古丝绸之路上的奇闻异事,伴有传奇色彩的故事曲折而又环环相扣一届朝中镇国大将军执意要借楼兰国之道,挥军波斯当朝皇帝忍痛派贴身带刀侍卫洛阳锋兄弟率两万精兵前往先行毁楼兰国,名曰送珠宝和“沉沙塔”给楼兰安民镇流沙,实则谋取强攻收复楼兰城沙漠中长大的主人公吴支女(兰郁姑娘)身怀扬沙引狼的盗贼绝技,夜色中下迷药盗取洛阳锋所带极其珍贵的“北海纱珠”珍珠项链,后被捉拿并诬陷盗走镇流沙之宝“沉沙塔”被关押之时,官军洛阳锋之弟洛阳俊与兰郁姑娘萌生爱意,洛阳俊透露出此行实情并搭救出兰姑娘,二人商定离开这荒漠乱世,跟随洛阳俊回中原老家成家过平常日子身为楼兰国子民的兰姑娘为了保住楼兰国不被消亡,连夜向楼兰王禀报这一阴谋,楼兰王听后,一怒之下携王妃服毒自杀大兵压城,大势已去,兰姑娘使出看家绝活,吹响了短笛,呼来漫天扬沙和和狼群,也呼来了蛇蝎毒虫官军由此溃败落荒而逃,一场扬沙淹没了楼兰国,只留下这坍塌后残垣断壁的楼兰古城看似荒诞的故事正是传奇小说的可取之处,传奇故事构思绝伦,结尾恰好迎合“沙沉楼兰”标题意旨,一代传奇女英雄,爱国爱民族之心令人敬畏,引人深思:星点【江山部·精品推荐】

  1楼文友: 10:01:14 作者大胆构思,曲折故事中透出主人公兰郁姑娘的野性与善良,传奇演义也在情理之中,全文叙述自然清晰,紧扣主题前后呼应,笔法老道欣赏学习了 在人生的旅途上我们寻找着,追逐着,向往着,挣扎着,然而,期待就在我们身边,这就是——幸福

  2楼文友: 10:07:58 一部可歌可泣的传奇故事,弘扬的是爱国爱家的英雄主义精神,刻画了一位有血性,有智谋,有胆略,不怕牺牲的民族英雄形象,很有意义虽然故事传奇,精神却崇高伟大,正是我们民族的精神

  楼文友: 11:19:57 古典的故事里浪漫的爱情故事又不乏热烈的爱国情怀,这就我们的中华儿女,这就是我们中华民族不可或缺的精神和情感热血男女是民族的精神所在,是爱情与爱国的风范 用一颗真诚的心交天下真诚的朋友三人行必有我师焉

  4楼文友: 10:54:00 传奇小说看的不多,格格的传奇小说让人刮目相看看来,存在即是合理还是有一定道理的

老年人膝盖骨关节炎
云南生物谷医药股份有限公司
儿童补钙的几个关键阶段
冠心病怎么治疗才能最有效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