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红河信息网 > 美食

绝世邪君 第三百七十八章 启动魔血

发布时间:2019-10-12 22:54:38

绝世邪君 第三百七十八章 启动魔血

魔符燃尽.

这个消息对全场的人來讲.那无疑是一个将他们推向深渊的噩耗.

砰.

上官冷早就掐准时间.在秦石那血色的肌肤散尽.一下子脱力回归成人形时.他脚心游走起两个诡异的步伐.咻一下迈上前一掌拍在坠落下的秦石胸膛.

轰.

巨响一声.秦石在魔符溃散的刹那间早已陷入空乏状态.加上之前和雾影、谢磊的几番交手.令他根本无力抵抗.身躯承受一掌后轰然撞进后方的废墟.

一栋摇摇欲坠的楼阁崩塌而下.将他埋沒在尘埃中.

“石头.”

玉罗刹的妙手颤抖.正巧临近的凶残雾影却趁机上前.一道如鹰爪的残光劈下.令寂灭剑险些脱手.

小米彩恍然一惊:“爹爹.”

轰隆.

但不等她回神上前.裙摆下飘忽的霞光一晃.谢磊借势朝上空涌起.一道雷鸣蟒蛇张开血口.贪婪的将她直接从空中击飞出上百米远.

“小米彩.”

玉罗刹担忧的侧目呼喊一声.却不等她抽身上前.一道漆黑的掌印由雾影前划破青霄.在煞气中引起几道涟漪后直接印在她的胸膛.

咣.

倩影翻身而出.直接陨落在乱石堆里.

在秦石溃败的眨眼中.玉罗刹、小米草、接连战败.

“该死.输了吗.”

“怎么办.这一次再也沒人能阻止上官冷了.难道我们都要死在这吗.”

“我不想死.”

外族人慌了.不战而败的崩溃.赵家主哆哆嗦嗦的小腿发抖.严东扶着上官霸咬破干裂的唇角.

聆听着周遭的恐慌.上官冷扬起双臂后发出刺耳狂笑.好似在欣赏着悦耳的天籁鸿音:“谢磊.给我杀.”

“就等这句话了.”

谢磊得到指令.青霄间涌起滔天雷鸣.

这还不止.雾影的煞气急速扩散.在千米下的结界中外族人受到双重攻击.

哀嚎.绝望.痛苦.各式各样的负面情绪弥漫在上官家的残破庭院.

上官冷满脸享受的闭上眼.一步一步朝着埋沒秦石的废墟中走去.

践踏上废墟的顶端.上官冷单手举起.一道一道殷虹的血气灵光自五掌翻开.铺天盖地的轰击向废墟当中.

砰.

废墟被炸开一片一片尘沙般的涟漪.一缕黑色的血液沿着乱石岗流出.当乱石全部被碾压成粉末后.秦石无力的倒在其中.

“石秦.坏了我这么多好事.现在该是时候送你上西天了.”

抓住秦石的黑发.上官冷单手将他高高过头顶.

咻.

拳头捏紧后卷起灵压漩涡.笔直朝秦石的胸膛轰击下去.

小米彩和玉罗刹在远处瞳仁一收:“爹爹.石头.”

“石秦小友.”

上官霸几人同样瞪了瞪眼.

啪.

就在这时.一只修长的大手举起.砰一声从正面将上官冷的拳头挡下.

轰隆.

那贯彻着玄灵境全力的一拳.却不料在击中秦石掌心的刹那竟如坠落深海.所有的灵力瞬间被吞噬殆尽.

“嗯.”上官冷皱了皱眉.低头望去时只见在秦石的掌心上.一抹一抹缭绕的煞气翻腾着.正一点一点沿着他手臂朝上蔓延而來.

这令他惊慌失措的瞪大眼睛.赶忙想要将拳头抽回來.但使劲的抽了几下却发现秦石的五指力量十分巨大.就如同玄铁打造的锁头一样.令他的拳头根本无法抽离:“不可能.你怎么还会有这么强大的力量.”

“上官冷.你真的惹怒我了.”

秦石闭合着黑眸.全身升腾起怨念沉重的漆黑煞气.

秦石的煞气涌起.那因雾影而产生的煞气开始变得惊悚不安.如同见到鬼一样.四下流窜中.迅速将秦石周围百米的距离让出來.

那一段真空的地带.秦石闭合着一双黑眸.他体表的几道血口流淌出黑色血迹.血迹在流淌中那些伤口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

强烈的恢复力不说.黑血一点一点的汇聚向秦石的眉心.最终在眉心处留下一掉黑色的印记.砰然一声那印记撕开肌肤.竟流露出一只鲜红的血眸.

瞪了瞪眼看着秦石怪异的模样.赵家主几人骇然的吸了口冷气:“好诡异的力量.石秦小友在做什么.”

“难道是本命魔兽.”

身为符魔师.严东浑浊的老眼中流露出一丝羡煞的光影.

在肆无忌惮屠杀人群的雾影.感应到秦石的变化时莫名哆嗦一下.在浅淡的迷雾下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惊悚.

玉罗刹蓦地一惊.秦石这副模样她在荒芜丛林里见过.特别是那一击噬天噬地.至今都令她心存余悸:“是那个家伙.”

嗡.

旁人的猜疑灌入耳旁

.但秦石却不理不睬的独自运转血脉.或许别人不明白.但他自己却清楚的知道.他如今这幅模样并非是因什么本命魔兽.邪魔也沒有苏醒.而之所以能够借助邪魔的血眸之力.全部是因为他换了魔血的缘故.

他发现.这魔血虽说令他成为人魔共害.但也并非沒有好处.自从换血以后.他不仅自愈能力翻升数倍.连带着和邪魔图腾内的力量也产生一种潜移默化的共鸣.就算沒有邪魔的帮助也能借助其中的少许力量.譬如刚才在生命受到危机时刻.图腾内的力量就在不由自主的保护他.才令他免遭迫害.

“呵呵.这力量.真心不错.看來在这魔血上.邪魔故意对我隐瞒了不少东西啊.”

捏了捏拳.在掌控图腾之力的刹那.秦石的灵力如山峰变迁般轰然暴起.直接攀升到玄灵境中期.

“你在做什么.”

上官冷在灵压的冲击下身躯剧烈的颤抖起來.在他始终淡然的神情上闪过一道惊悚.

享受着力量的充盈.他舔了舔干裂的唇角.猛然睁开黑眸的瞪向上官冷:“上官冷.天都要你死啊.”

轰.

眸光开合.秦石脚下的大地直接碎裂成万千粉末.

光是这一声震荡.直接将上官冷反震出上千米远.

“咳.该死.”

沒回过神.上官冷撞击在封闭的结界上一口鲜血喷出.满目惊容的盯着秦石.

唰.

戛然.秦石睁着三只眼睛.脚尖落在废墟中连续晃动几下.接着他以肉眼难以辨别的速度沿途在原地凭空消散.

再次出现时.他已经站在上官冷的身前.

“好快……”

诸人一阵哗然.露出不敢置信的骇然神情.

轰隆.

上官冷的小腹如被碾碎一般.整个人就像是泄气的皮球一样直冲上天.

咻.

下一霎.秦石再次出现在青霄之上.紧跟着他胳膊肘处汇聚起一道道黑色魅影.轰然间将上官冷轰飞出上千米远.

谢磊在空中一惊:“冷小子.”

七扭八歪的老牙呲了呲.他咻一声冲上前挡在上官冷的身前.

“滚开.”

秦石勃然大怒.一抹如雾影般的煞气翻手间祭出.

砰.

谢磊和煞气冲撞.天境的他竟硬是占不到便宜.甚至被秦石反震出上百米远.才停下身:“怎么可能.”

“好强……”人群一惊.

秦石捋一捋嘴角.一步一步迈到上官冷的跟前.单手迅速拾起后如一把利剑.噗一声刺穿上官冷的左侧肩膀.

但这并未结束.马上又是噗一声.上官冷的右侧肩膀上出现一个被黑气缭绕的血口.

“沒有人性的畜生.我就让你体验下你妹妹所承受的痛苦.”

秦石拖着煞气腾升的臂膀.旋即沿着上官冷的双腿横扫而下.只听两声骨裂后直接将他的两条大腿劈下.

“额啊.”

痛苦的哀嚎一声.上官冷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去死吧.”

斩断上官冷的双腿.秦石单手幻化出煞气凝结的漆黑剑刃.冲着上官冷的胸膛笔直刺下.

噗.

那剑刃.直接刺穿上官冷的丹田.

一切发生的太快.诸人连回神的机会都沒有.

这一次.是真的结束了吧.

上官霸老脸灰突突的抽搐.在月色朦胧中一下子好像苍老了几十年.盯着上官冷无力摇头:“上官家.毁了啊.”

“赢了.”

“我们赢了.石秦小友赢了.”

赵家主第一个喊出声.接着人群中传递來沸腾的欢呼.

谢磊悬浮在空中.望着那被刺穿的上官冷心里一沉.

“上官婉儿.我替你报仇了.”

几个字轻喃而出.秦石瞥一眼那倒在结界上的上官冷.掌心用力的朝上将煞气剑柄抽起.

啪.

但不想.上官冷垂落的左手猛然深出.一把将那把煞气剑柄抓在掌中.锋利的剑刃将他的掌心划破出一道深可见骨的血口.

秦石皱了皱眉:“嗯.沒死.”

“桀桀.石秦.你毁了我十年的付出.你毁了我十年的计划.你真是好样的啊.”

上官冷狂烈的颤抖.接着口中发出刺耳的尖锐笑声:“但你真以为.这样就能结束了吗.”

“休想.”

最后两个字.几乎是咆哮出來.接着只见他右手翻起.一根肉眼难辨的银丝在月光中一晃.噗一声刺进谢磊的小腹.

谢磊闷哼一声.旋即枯黄的老脸上升起前所未有的惊恐.连续退后数步:“上官冷.你要干嘛.”

“干嘛.呵呵.沒有我.你早就死了.让你多活了十年.现在是你该回报我的时候了.”

“不.不要.”

惊容下.谢磊使劲的摇头.哪里还有半点天境强者的威严.

他一把抓住胸前的银丝.但当他刚欲切断银丝时.小腹一阵强烈的抽搐.一股不属于他的灵力沿着银丝被抽离体外.

“不...”

谢磊枯手虚空的抓下.试图将那灵力抓回.但当灵力离开体内的刹那却早已伴随银丝溃败而空.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以至于连秦石都沒有回过神來.当他从惊愣中清醒时.只见谢磊噗通的跪在地上.干瘦的面庞忽然涨红起來.时而青.时而紫.

“爆灵丹.”

北京五洲妇儿医院预约电话
天津安琪妇产医院患者评价
北京五洲妇儿医院预约急诊
天津安琪妇产医院评价如何
北京五洲妇儿医院急诊预约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