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红河信息网 > 科技

艾莉亚的魔法日记 第四十七章、双子星

发布时间:2019-09-13 20:06:02

艾莉亚的魔法日记 第四十七章、双子星

“那个,我说你们两个不要吵了吧。”

狄米尔有些头痛的看着面前的局势,一边是自己嫡亲的妹妹,一边是自己在大雪山签订共生契约的伙伴,实在不知道要如何是好。

“你闭嘴!*2”

冰灵艾米和我同事出声训斥这个不知道帮忙的熊孩子。

“呐!虽然我知道这样打搅到你们很不好,但是对方可是不等人的,而且米歇尔好像要发火了。”

狄米尔敲了敲脑袋,看了眼城墙外的局势,有些无奈的说道。

果然,顺着狄米尔的实现看去,那群黒甲骑士们手持黑剑,迈着沉稳的步伐向着埃尔文方向一步一步的迈进。

另一边,米歇尔的身后狂暴的魔兽骑士和银甲煌煌的圣骑士们也在摩拳擦掌,亦是做好了一搏的准备。

“好吧,狄米尔,你说,我们会赢的吧?”

紧盯着狄米尔的双眼,我认真的问了出来。而在我问完后,便后悔了,该死的这话说的好像认为会输一样。

“那是当然的了,做哥哥的,又怎么会让妹妹陷入绝境呐。而且米歇尔更是联络了星痕大陆上数十个相邻国家的力量,来共同对抗这一次不同的魔潮。”

“看到下方那些身披银甲的圣骑士了么?据说那些都是米歇尔在圣域中的同学,响应卡洛斯圣子的号召,前来与堕落的魔裔们战斗的。”

狄米尔看了眼面上漏出担忧之色的妹妹,摆出一副大大的笑脸,摇了摇头,轻声的向我解释道。

而我听了狄米尔的话后,长长的松了一口气,丝毫没有注意到转身离去之后狄米尔,变得有些凝重的脸庞。

埃尔文防线城门楼下,在甲衣鲜亮的圣骑士和粗旷威猛的魔兽骑士的前方,一身银甲的米歇尔平静的看着走来的狄米尔。

“艾莉亚怎么样?!”

米歇尔面无表情的问道。

“嗯,怎么说呐,哭了!”

狄米尔摸了摸后脑勺,想想之后说道。

“什么?哭了!谁惹的,对面的那群黑乎乎的家伙么?”

米歇尔有些诧异的问道,同时眼中的寒光更加冰冷了。

“看情形的话,应该是的,我具体没问。”

“……”

“啥意思?你那什么表情!?”

狄米尔见米歇尔不说话,直愣愣的盯着自己看,有些不解的问道。

“没什么,我的剑呐?”

“……”

“怎么了?”

“额....不好意思,光顾着说话,我忘了。”

米歇尔看着面前长得和自己又八分相似的弟弟,简直不敢想相信作为自己的弟弟,竟然连自己交给他的任务都忘记了。

“别担心,我有办法。很快就能拿到了。”

狄米尔见米歇尔看自己的目光有些奇怪,顿时有些尴尬。忽然脑袋中灵光一闪,兴奋的对着米歇尔说道。

“艾莉亚,把你的剑扔下来,借米歇尔用一下,等下用完就还给你。”

双手扮作喇叭状,狄米尔朝着城楼上的方向大声的呼喊着,引起身后骑士们一阵诧异的目光,也把米歇尔气的面色通红直哆嗦。

还没等到回应,就见从空中闪过一道亮银色的弧线,直直的向着狄米尔和米歇尔飞去,吓得下方的骑士队伍一阵鸡飞狗跳,慌乱的躲避着。

咣~

站在队伍前的米歇尔和狄米尔看了眼被圣剑砸的有些龟裂的地面,心下不由得有些庆幸不是直接对着自己扔过来的。

“怎么打?”

重新整合完队伍后,狄米尔同样翻身骑上了一匹披着银甲的骏马,对着身边的米歇尔问道。

“从对面看他们的着装和行事风格,看起来像是韦斯莱族秘传的兵人部队,属于暗黑技术类的研究成果,是技艺精湛的战士在舍弃了感情之后,做成的只知道听命行事的人形傀儡,但其生前的技艺与实力却可以很完美的保留下来。”

“很幸运的是我恰巧知道如何制作这种兵人,且对其弱点了解的一清二楚,只要已纯净的圣光灌入其源头的内部,便可以中和其中的黑暗能量,轻松的破坏这种阴毒的傀儡。”

“怪不得对方要将没脑子的父王大人骗出去呐,原来是打得这种主意,既可以抽掉埃尔文内部隐藏的底牌,又能够避免兵人的弱点暴漏。老头子死的有些坑啊,不该如此的。”

米歇尔一边吐槽着自家献身的老头子,一边分析者眼前的局势。

“老头子已经死了,那么你行么?毕竟圣光的话,还是你更厉害一点。”

狄米尔看着远处的不断接近的黑甲,无所谓的问道。

“当然,也不看看你面前的是谁。要是在去圣域之前的话我可能还不行,现在的话那就不好意思了,哥现在已经晋级成为传奇级的圣骑士了。在圣剑的增幅下,不成问题。”

看了眼即将来到眼皮子底下的黑甲军士,米歇尔有些无所谓的说。”

“既然如此的话,那就杀了吧。”

“光明者,燃烧黎明之血。晦暗者,匍匐在光的脚下。引导希望之光,贯穿纪元之更迭。天空、桥梁、圣焰、绯红、生命之杯,驱散黑暗之迷雾,御使时间的车轨,无尽的刀锋,鱼鹰的双翼,碾碎邪恶。—黎明之剑,碾碎邪恶。”

同样的一招黎明之剑,在狄米尔手中,汇聚而来的圣光能量简直就是一挂金红的小太阳,炙热刺目的光芒不停的在肆意闪烁,炸开后的也不是圣光箭矢,却是缭绕着神圣属性的金焰在兵人军队中爆裂,就像是一挂天河坠落在人间。

身后的圣骑士和魔兽骑士们,敬畏的看相造成这一切的米歇尔殿下,心中无不在感叹米歇尔的强大。

“我说,怎么还在动啊?”

狄米尔有些无语的看着被金焰灼烧过的黑甲骑士们,慢慢的又重新恢复了行动能力。

“我又没说只要烧一下就得了,只是破坏掉它们的黑暗规则链层结构,从而断掉兵人各部分的传输系统数据,从而达到大幅度压制地方实力的途径,现在的他们,也不过是些中级的战士罢了。“

“所以跟上我的步伐,让我们碾碎他们。”

跟在狄米尔的身后,圣骑士同魔兽骑士们联合起来,以暴熊骑士为刀锋,侧翼辅以敏捷的雪狼骑士和剑齿虎骑士,圣光骑士作为中锋燃起大片的圣光,驱散黑甲骑士们塑造的黑雾领域。

两支队伍迅速的接近对手,甚至都能清晰的看到对方清晰的面容。

刺啦~

短兵相接的瞬间,圣焰灼烧后的黑甲骑士,被凶猛袭来的暴熊骑士一掌拍碎了脑袋,就像被车轮碾碎的西瓜一般,不过淌了一地的却是墨绿色的脑浆和鲜血。

发狂的暴熊骑士继续一个接一个的用利爪,拍爆了黑甲战士的脑袋,溅起一丛又一丛的血雾。

两翼快速奔袭的剑齿虎和雪狼,不断地撕咬蚕食着黑甲战士的躯体,将之拖出了队伍后,由身上的骑士们用利剑砍下了对方的头颅,待黑甲战士没有了声息后,再继续找机会撕咬下一名黑甲战士。

中锋的圣骑士们高举手中的银白十字剑,在米歇尔的引导下汇聚着圣光能量,不断的驱散周围的黑暗能量,削弱敌人的实力,同时给周围的骑士们加上一个又一个增益光环,甚至在魔兽骑士们有危险的时候右手持盾,替队友裆下来自身侧的伤害。

站在高处的我,有些呆滞的看着狄米尔他们,如同狼入羊群一般收割着黑甲战士们的人头,就像在打没有反抗能力的皮孩子。

等等,狄米尔去哪里了?

反应过来的我,有些疑惑,明明看到他们一起冲出去的,为什么没有看到狄米尔的身影。

再次观察后,我确信真的没有看到狄米尔,那么他在哪里,又在干什么呐?

“啊!!!”

一声嘹亮的尖叫声在战场上响起,凄厉无比,似乎不敢置信发生的一切。

“呼!看来狄米尔得手了,我的兄弟们,决战的时候到了,和我一起冲啊!”

米歇尔的大吼声在战场上响起

,圣骑士们维持的圣光能量陡然炸开,一直作为辅助的圣骑士们仿佛突然之间化作了出鞘的利剑,刺入敌人的心脏。

“圣光啊,净化眼前的邪恶,这个敌人值得一战。”

一声又一声标准的圣骑士战前发言在战场上响起,闪烁莹莹光辉的长剑锋锐的扫过黑甲战士们的头颅,没有血液流出,只剩下被圣光净化后留下的一丝尘埃痕迹。

轰隆隆~

在米歇尔和黑甲战士们交战场所的魔渊更深处,空中传来一阵阵的轰鸣声,一名身穿淡蓝色甲胄的战士与十数名黑雾缭绕的人影,在半空中一边交手一边向战场上袭来。

在淡蓝色甲胄战士的手中,抓着一只黑布包裹着的球形物体,每当有危险时都将之挡在身前,而黑影们也歉然投鼠忌器不敢真的摧毁那球形物体,只得这样僵持着向战场上追去。

“狄米尔,得手了?”

战场上的米歇尔,用手托了托眼前的面甲,对着空中的淡蓝色身影说道。

“是啊!狄米尔大爷出手,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么?”

淡蓝色身影一边单手挥剑挡住了对方的贴身一击,一边晃了晃手中的球形物体,有些得意的说。

“那是什么?幕后操纵者的头颅么?”

深深了解自家弟弟不靠谱爱耍宝性格的米歇尔,有些无语的问道。

“不是啊,这是我从那家伙手中抢过来的。我悄悄的摸过去,一剑扎进了那家伙的心口,却没想到对方居然是一名圣阶。临死前还反手一记黑暗魔法差点就打中我了,还好我跑得快。”

“混蛋米歇尔,你不是说对方只是一名传奇的么?呐!这个应该就是对方操纵兵人的媒介!”

狄米尔翻了翻白眼,而后又有些兴奋的颠了颠手中的球形包裹。

“我又没说一定是传奇,我的意思是操纵这种媒介起码需要有传奇的实力,是你没听清楚。”

“还有,为什么不立刻销毁这东西,我们又不会黑暗魔法,带在身上只会是个累赘。”

我清楚的看到在米歇尔的声音响起时,狄米尔飞在空中的身体陡然一僵,更是差点从半空中掉下来。

“我说,你不会是没想到吧?都和你说了干掉对方马上回来就可以了,你还骚包的带个球回来,带个球就算了,还引了那么多大个儿的敌人一起归来。”

“真是悲哀,我米歇尔怎么会有这么一个满脑子长球的弟弟!你的脑袋真的不是被魔法烧坏的么?我愚蠢的弟弟呦~哈哈哈哈!”

惨烈的战场上传来米歇尔肆意的笑声,气的飞在半空中的狄米尔浑身打摆子。

烈焰、寒冰、飓风、雷霆在狄米尔的周身环绕,大地也在这一刻剧烈的抖动起来,空间也在其周身变得支离破碎。

站在战场上的人们全都不自觉的打了个寒战,似乎有种被猛兽狩猎,即将亡命的危机。

四磨汤是否适合婴儿
血栓表现
宝宝便秘怎么调理
小儿咳嗽吃什么药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