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红河信息网 > 娱乐

央行新貨幣政策工具意義何在

发布时间:2019-11-09 07:12:37

央行新货币政策工具意义何在

央行的货币政策工具箱里又多了新的工具11月6日央行站新增常备借贷便利(SLF)栏目,并正式发布今年常备借贷便利开展情况,6月至9月常备借贷便利操作余额分别为4160亿、3960亿、4100亿和3860亿元人民币央行在公开市场操作、再贴现和存款准备金率三大政策工具之外,为何要新增这一货币政策工具其意义何在

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以来,新的货币政策工具逐渐进入人们视野,常备借贷便利就是其一其提供的是央行与商业银行一对一的模式,因此这种货币操作方式更像是定制化融资和结构化融资和美国类似,中国央行此次推出这一新工具,也同样是传统货币政策工具和货币传导机制受阻之后的倒逼结果从实操情况来看,亦更符合央行货币操作要精准发力的理念

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以来,世界各国的中央银行都在不断地实施货币政策工具的创新,特别是在全球经济普遍去杠杆化、去债务化的今天,如何有效提升货币政策的有效性和金融资源配置的效率成为摆在世界各国央行面前的重大挑战

一般来讲,中央银行利用公开市场操作、再贴现和存款准备金率三大政策工具来实施自己的货币政策,将基准利率维持在目标范围之内而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以来,新的货币政策操作工具逐渐进入人们视野,常备借贷便利就是其一

所谓常备借贷便利就是商业银行或金融机构根据自身的流动性需求,通过资产抵押的方式向中央银行申请授信额度的一种更加直接的融资方式由于常备借贷便利提供的是中央银行与商业银行一对一的模式,因此,这种货币操作方式更像是定制化融资和结构化融资

常备借贷便利并非中国首创,世界很多国家的中央银行都在使用这种货币操作模式,比如美联储的定期拍卖便利(TermAuctionFacil-ity,TAF)、日本银行的补充贷款便利等其中美联储的定期拍卖便利等货币创新工具在应对2008年金融危机期间发挥了积极作用,帮助美国成功走出金融危机的泥沼

2007年8月以来,美国遭遇了二战以来史无前例的大危机,金融体系处于危险边缘,2008年期间,美联储连续10次降低联邦基金利率,目标利率水平由5.25%降至.25%区间然而,美国银行和其他金融机构放款意愿仍大幅下滑,货币乘数急剧下降如何保持信贷市场的正常运行,防止惜贷发生,成为美联储不得不解决的首要难题在这样的大背景下,美联储央行传统三大政策工具(公开市场操作、再贴现和存款准备金率)几乎失效,迫使美联储不得不进行进一步的动作和创新,跳过货币政策传导机制中的先导环节,向市场和具有系统重要性的大型金融机构、特定企业和机构注入资金,缓解资金紧张局面,降低融资成本,刺激经济活动

其中与中国常备借贷便利类似的是定期贴现措施(TermDiscountWindowProgram)和定期拍卖便利(TermAuctionFacility,TAF)这两种货币工具创新不仅能够延长期限,比如向财务健康的存款类金融机构提供的贷款期限由隔夜或几周延长到最长30天;达到一级信贷方案合格要求的财务健康的存款类金融机构,还可以根据规定程序向所在地联储银行提交利率报价和竞拍额,由联储决定拍卖结果每次TAF拍卖的资金总量是由联储预先确定,利率通过存款机构之间的自由竞争而得,这使得美联储完成了从最终贷款人到第一贷款人的角色转换

就中国央行此次推出的常备借贷便利工具而言,也同样是传统货币政策工具和货币传导机制受阻之后的倒逼结果今年6月份以来,以同业隔夜拆借利率(Shibor)为代表的银行间市场短期利率飙升至接近历史高点,金融机构普遍遭遇钱荒事实上,就货币存量而言,中国流动性仍比较充裕,中国信贷规模当前居全球第一,中国广义货币(M2)约为美国的1.5倍,是世界第一货币发行大国;M2与GDP之比达到2,远超过日本的1和美国的0.7

但问题在于,商业银行中长期贷款所占比重偏高,达到55%以上,银行的闲置资金并不充裕,商业银行或金融机构普遍存在着短存长贷现象,资产负债期限的错配直接引发商业银行的流动性风险也正是自6月起,常备借贷便利工具被央行频繁使用,央行政策报告显示,2013年6至8月央行投放常备借贷便利余额分别为4160亿元、3960亿元、4100亿元

三季度以来,随着跨境资金的流入以及外汇占款的大幅增加,央行适时进行有序减量操作,结合央票锁长放短,公开市场小幅货币净投放或回笼来调节流动性,体现了常备借贷便利在货币操作手法上的针对性和灵活性

从这个角度看,常备借贷便利更符合央行货币操作要精准发力的理念事实上,央行这一货币新工具不仅在适时调节银行体系流动性、平抑短期异常波动方面发挥重要作用,更应该在支持实体经济发展、扭转货币错配以及提升金融配置效率方面起到积极引导作用:一方面盘活存量,优化增量,要在加强流动性总闸门调节的前提下,让金融真正回归到支持实体经济发展的轨道上来,扭转一段时期以来金融对实体经济的挤出效应、金融空转以及金融结构的错配;另一方面,必须解决长期以来困扰中国的金融末梢循环不畅的问题,管道不通,池子里水再多也流不到末梢中国的信贷资金投放存在结构性矛盾,主要体现为信贷投放集中于政府项目、国有企业、大型企业与传统行业,民营企业、中小企业与新兴行业信贷支持力度不足因此,未来如何通过常备借贷便利等新的政策工具,精准发力使金融资源流入中小企业,流向普惠制的民生工程、战略新兴产业、高科技产业等领域,就需要央行给予中小银行更平等的机会

张茉楠(微博)(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研究员)

金振口服液是大品牌吗
生物谷
生物谷药业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